焦灼的扑棱蛾子

如果一天能睡18个小时,那我还有什么梦想。

如果我爱你
我会带你去小酒馆
把你的牙印纹在身上
拉着你抽烟
也许我们会交换一个漂亮的烟圈
然后在马路牙子上
痛骂不再出歌的69
骂到看着对方狂笑不止
再抬头是灰蒙蒙的天空
淬一口唾沫,老子的爱情怎么就没有星星。

能不能来个大大写点虐文,虐他们!!!我受不了了!!!

自说自话

少年提着剑,我拎着壶。
他的剑没有刃,我的壶里没有泉。
掂一掂手里的物件,笑眯眯地道声好。
一步三拖,他没找到打铁的匠,我寻不到山谷的川。









请求你回来8

🍒一直幼儿园文笔,自己人,你们懂得🌚










正文







“长岛冰茶”阿泰竖起食指,服务生了然,近两个月这位客人的光临次数让他恍惚觉得自己都没他待在酒吧里的次数多。脑子里全是刚才辰鬼和悍匪口齿交缠的画面,艹,阿泰没忍住爆了粗口,仰头继续一杯一杯的灌着,服务生被他这样的喝法吓到了,准备去开导这位先生,在酒吧工作这么久一看就知道是失恋了,不然能把酒吧当家吗,可也不能这么个喝法啊,万一出了事,今天可是他值班。“先生。”“先生!”趴在位置上的阿泰额头不断冒出虚汗,任那服务生喊了半天也没反应,“喂,120 吗?”



阿泰睁开眼就看见坐在病床前的母亲,“妈?”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爱惜自己,前一段时间才喝到胃穿孔,现在又...你是要气死我们是不是?”阿泰妈妈已经隐隐约约带了哭腔,“要不是你姐告诉我,你还想瞒我们多久,到现在,你都没好,还是对男的…….”“妈!”阿泰急忙坐了起来。



“顺吉,跟我们回去吧。把身体调理好再谈这个事情。”站在一旁的父亲开了口,打小在阿泰面前的父亲就一直是不苟言笑的,严厉且专横,左斌的事情曾经让他被打断了一根肋骨,也让他再也不想让辰鬼再次出现在自己父亲的面前。可是,现在,连父亲眼里似乎也蒙上了一层心疼。“爸,我不回去。我还没有和他......”


“够了,明天,办理转院,我们就回厦门。”刚才一瞬间的柔软仿佛是幻影,不容置疑地语气再次把阿泰打回了原形。



咳咳咳,嘶。。。剧烈的咳嗽带来了胃部的抽痛,阿泰好看的眉头痛苦地皱缩在一起,“怎么了?”陈母担心地扶着阿泰,“老头子,去叫医生。”“不用了,”阿泰带着鼻音艰难地开了口,“让我见他一面好不好,咳咳,让我跟他告个别。”陈母受不了儿子乞求的目光,便求助似地看向了陈父。



“不行!陈顺吉,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心思,苦肉计不管用,分手了就收收心,回家多接触些女孩子,想见他,等我死了再说!”陈父生气地转身离去。


再一次不欢而散,意料之中的结局。“唉,顺吉,你就听你爸的话,饿了没,妈给你买饭去。”陈母慌忙离开了病房,关上门后还是忍不住哭了出来,阿泰是他的儿子,即使是当年领着那个男孩子回家被陈父打成那样,要不是自己捂着心脏假装倒下来,他都不会露出慌张的样子,后来儿子还有了女朋友,本以为这事终于过去了,到底还是陈父不放心要过来看看,不然。。。他的儿子。。。透过门上的玻璃窗看到他就这么坐在那里,面如死灰,这哪里还是她的儿子。爱情,就这么重要吗?




坐在病床上的阿泰小心翼翼地摘下无名指上的戒指,是一个莫比乌斯环的戒指,如同对待珍宝般轻抚着内侧刻的limerence 左斌。左斌,左斌,左斌,阿泰不断反复呢喃着,迷恋地呼唤着他的爱人,曾经的。



陈母回来时发现阿泰早已不在病床上,吊液的针头还滴着血,慌了神地叫了陈父过来,“你怎么连个儿子都看不住!”陈父见到这个场景也震惊了,正值寒冬,外面还下着雪,只穿了一身病号服的阿泰能跑到那里去,他这副身体,跑到哪里去该怎么办。“喂,笑尼啊,你有顺吉那孩子朋友的号码吗?”



天朝还是强大,支付宝的流行让阿泰只带一个手机也能撑到仙阁的门口,可是他打了无数通的电话,那头却永远都只有机械的女音。叩叩叩,终于还是鼓起勇气敲了仙阁的大门。



“泰神,你怎么在这?你怎么穿成这幅样子?”寒夜半掩着门,冒出一个五颜六色的脑袋问道。


“辰鬼他。。。”


“不在,他和悍匪搬出去住了,你不知道?”看到阿泰瞬间没了光彩的眼睛寒夜有些不忍心,“泰神啊,感情的事情,过去就让他过去吧,现在北辰过得也不错,你也要向前看啊。进来坐会吧,外面这么冷,你这脸都没血色了。”


“不用了。。。”他们都已经住在一起了吗,阿泰早已没了血色的脸,被冻的发僵的手脚,狂风乱作的夜晚,连雪粒对他来说都是一种凌迟。


寒夜看着阿泰离去,不敢呼喊他,就像一个破损的布偶娃娃,经不起任何外界的触碰。



辰鬼站在窗前,紧咬着唇,手背爆起了青筋,拿起的衣服又放下,再次拿起,经久还是放下。左斌,你不能,既然决定放过彼此,就让我们利落一点,陈顺吉。


直到看不见那个单薄的身影,辰鬼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泪流满面的。左斌,他会过得很好,没有你,他再也不会和父母恶语相向,还会娶美丽的妻子,生可爱的孩子,拥有美满的人生,你只是他人生中一个bug,替他感到开心吧,这个bug终于被消除了。为什么自己哭的更厉害了,你难道不替他感到开心吗,还哭,你真自私。
原先在身边的悍匪早已离开,不知去向。


阿泰不知走了多久,知道看到眼前的房子,苦笑了一声,还是回到了这里,自己和辰鬼的家,那个被丢掉的家。走到门口才想起来自己没带钥匙,无意中转动了一下门把手,有人在?屋内暖气大开,沙发上坐着的俨然是陈父陈母,还有一个……阿泰终于还是受不了温差如此大的转化,残破的布偶娃娃还是倒了下去。


辰鬼接到电话已经是在深夜,等仙阁众人反应过来,早已没了辰鬼的踪影。寒夜阻止了要追出去的神男,“给他留个门。”

请求你回来7

💡幼儿园文笔,自己人,求轻喷







正文






不断涌进的人群推搡着阿泰,前几日的风波也早已因仙阁重归的狂欢而被人们抛之脑后,辰鬼刚进门便感受到了一道炽热的目光,不用看他也知道那个人是谁,随即便握住了旁边悍匪的手,十指相扣,悍匪适时地揽住了旁边人的肩膀,保护的姿态向所有人说明了他们现在的关系,这个圈子就这么小,出柜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一时起哄和调笑声不绝于耳。



“可以啊,匪爷,原来金屋藏娇啊,把我们北辰藏这么久,都不告诉我们,不够兄弟啊,请吃饭啊。”


“对对对,你们这两个人太过分了,必须请吃饭。”


辰鬼被说的红了脸,只能求助似地看向悍匪,我走了一年,老铁你们的八卦之魂是一点没少啊。

“行,海底捞我请。”看着辰鬼并没有厌恶反驳的意思,悍匪不觉握紧了那双手,不自觉地嘴角上扬,一顿饭算什么,只要这人开口,一切都给他。


悍匪眼里毫不掩饰的爱意让后台再次爆发了一阵嚎叫,众人宣称不把悍匪吃到破产都对不起今晚被亮瞎的钛合金狗眼。这场景太过甜蜜,腻的刺眼,阿泰紧盯着人群中央的那人,想捕捉一丝不耐的神色,可那人却羞涩的像极了当初和自己在一起的神情,辰鬼,你是真的不要我了吗。


“泰神,你怎么在这,走啊,一起去吃饭。”还是有人看到了角落里的阿泰,不容分说地把他拉上了车。进了酒店仿佛是辰鬼和悍匪提前的婚礼现场,所有人围着他们起哄,辰鬼不能喝酒,但他不懂拒绝,于是悍匪包揽了所有的敬酒,好不容易追到的人可得放在心尖上宠着,从前是我不敢争取把你拱手让人,那个人却肆无忌惮地伤害你,现在不会了,你是我的,我永远不会再放开你的手。


“悍匪,我知道你的酒量好,但也不能这么喝啊。”辰鬼忍不住夺了又一杯递过来的酒,悍匪微微低头看着眼前因为生气而微微鼓起的脸颊,眼睛好大,好可爱,悍匪被辰鬼满满占据了的脑子里只能想到这些,眼睛里都是这个人的身影,慢慢靠近,两人之前的气息开始紊乱,辰鬼被这突如其来的暧昧弄得不知所措,他还没准备好,虽然接受了悍匪,但是现在这么多人,而且阿泰还在这,万一…….


嗯?辰鬼睁开眼,发现悍匪只是死盯着他,手还不停地捏着他的脸,不停地嘟哝着好可爱,怎么这么可爱。坐在一旁的寒夜脸上一副恨铁不成钢,这么好的机会,你就干这些?辰鬼看着眼前的人还不停的摆弄着他的脸,有些无奈,一米八的大个子怎么像个小孩子,看着那些一脸八卦不断聚集过来的人群,辰鬼头疼地看着旁边的无痕,指指门外,意思是我们结账先走了,这你们负责。麻利地打掉仍然扒着自己脸的大手,暗自庆幸自己一米八三的个子不然怎么把这个巨型哈士奇搬回去。


坐在角落里的阿泰从一进来也一杯杯的灌着,眼睁睁看着悍匪对辰鬼上下其手,看着辰鬼在其他人面前红了脸,看着辰鬼和那个人一起相拥着出去,他们回去会发生什么事,不言而喻。想到这里,阿泰拿起眼前的酒杯一饮而尽,猛地起身追了出去。


“哇,老铁,你这么重的吗?谁让你喝这么多酒了?人家让你喝你就喝,你傻的吗?呆在仙阁这么长时间你还能被别人套路,真的是…….唔…”辰鬼还想继续好好数落一下这个来者不拒的傻蛋,结果没想到还未说完的话都被堵在了嘴里。


“你们在干什么!”赶来的阿泰生气地质问着两人,想上前狠狠地把那人拽过来却又生生停住了脚。辰鬼闭上了眼准备推开悍匪的手又悄悄缩了回去,捧着悍匪的脸加深了这个吻,缠绵至及。


一吻完毕,辰鬼拉着悍匪的手转身看着阿泰挑眉问,“泰神,怎么了?”


“辰鬼你……和悍匪怎么能?”阿泰想过一千遍再次见到辰鬼的场景,也准备了一万个如何向辰鬼解释请求他回来的说辞,可从没想到再次遇见会是辰鬼牵着另一个人的手。“为什么不能?自由恋爱,没出轨,没劈腿,没当小三,我有什么不能的,你说呢,泰神?没什么事,我就先和悍匪回去了,喝成这样子得赶紧让他解解酒。”辰鬼心疼地看着悍匪,揽他入怀,连余光都没分给阿泰,转身拥着悍匪招了一辆出租车离开了阿泰的视线。阿泰甚至不敢上前一步,挽留的手伸不出去,请求的话说不出来。


他不知道的是坐上出租车的辰鬼立刻放开悍匪的手还在抖,红了的眼并不比阿泰好到哪里,阿泰,我们已经到这种只能互相伤害的地步了吗,眼泪早已绝了堤,看着窗外划过的景色,也许我们也只是彼此人生中匆匆划过的一段不怎么美丽的景色吧,所以我们还是放过彼此吧。


“擦擦吧。”不知何时清醒的悍匪递了一包纸巾,“别那样看着我,我匪爷的酒量能这么轻易醉?”“那你还…”悍匪尴尬的咳了咳,怎么能说出来,我是被你外貌迷惑了,不自觉地上手又只能装醉,至于后来,我也想知道你会在那个人面前做出的选择。辰鬼不笨很快就想到了这点,忙噤了声,有些尴尬地把头转向了窗外 。悍匪注视着旁边人的侧颜,你不知道,看到那个人来我有多害怕,害怕你再次远离我,我私心地让他把你推向我,我赌赢了,左斌,我会慢慢把他从你的心里赶出去,不要紧,我们时间很长,一辈子,够不够。

南辰,你劝北辰善良一点

请求你回来(6)

△依旧的幼儿园文笔,慎入
讲道理,虐是我的初心,现在已经乱的不知道去哪里了




正文





明明正当午,房间却被窗帘遮挡的严严实实,昏暗潮湿还充斥着烟味酒气,阿泰缩在角落里,脚旁散落了一地的空酒瓶和烟头,他不知道已经几天没进食了,反正睡醒了就捞过旁边的酒来喝,点着烟看着星星的火点来提醒他还活着,大多时候喝着喝着就又睡过去了。被辰鬼疼好的身体就这么被摧垮了,胃痛来的猝不及防,纵然已经醉的不省人事,但是阵阵绞痛还是把阿泰折磨的死去活来。鬼哥,上次你是不是也这么疼,可是我却不在,你只能找了别人。现在,你不在了,我找谁呢。

拖米推开门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幅景象,打开灯仔细找了好久才在沙发旁找到蜷缩一团的人。“你做这副样子给谁看? ”拖米承认他有点恨铁不成钢,他一直都知道他们的事,阿泰的确不地道,但凭着一句我爱你做出来的事谁能接受别人批判。他不要我了,他不要我了…听了半天,阿泰也就反反复复低喃这一句。托米忍住往地上啐一口的冲动,想上前把他扶上床,可当他碰到阿泰的时候,后者就痛苦地发出嘶气声,宿醉会这样?“阿泰,阿泰。”拖米有些慌张,看着眼前越来越虚弱的人,你别吓我啊泰神。

阿泰再睁开眼,看见的只是满眼的白色,很久不动的手臂有些酸麻,抽动了一下却传来刺痛感,坐起身来看着眼前的吊瓶和自己的病号服,我这是在医院?

之前我在喝酒…然后胃痛…打电话给鬼哥还是没人接…最后一次终于接了,接了?鬼哥接我电话了?那我送我来医院的是?阿泰心里大喜,慌忙就要下床,鬼哥终于肯见自己了吗?

“哎,阿泰你的药我给你开好了啊,别没事学别人喝酒,就你这胃再喝就废了。”推开门进来的拖米看见阿泰已经醒了,喜上眉梢开始叮嘱他。

“拖小夫?怎么是你,鬼哥呢?”阿泰看见进来的是拖米脸一下子就垮下去了。

“辰鬼在哪我怎么知道?不是你打电话叫我来的吗?”这个小白眼狼,拖米从挂在衣架上的外套里拿出手机朝阿泰扔去,“自己看。”翻着一页页的未接通,最后一个果然是就在通讯录辰鬼下方的拖米,呵,这是手抖救了我一命?阿泰自嘲地笑了笑,被子蒙上头继续装尸体。

拖米见状上前一把扯开,把药放在阿泰面前,“还想见辰鬼就把身体养好了,小渝说在仙阁见到他了,你要拖着这副病恹恹的身体爬到仙阁门口?”听到这话,阿泰一把抓住拖米的手,“你说的真的?”“废话,我骗你干嘛,小渝说辰鬼和悍匪一起回来的,就这两天的事。”悍匪…我明明前两天刚去找的他,鬼哥回仙阁了,那天他是不是就在门后…阿泰捏紧了拳头,“拖小夫给老子拿水,我要吃药。”“得。”托米看见阿泰瞬间回来的精气神感慨我这是被当佣人使唤了?

已经不知道多少回了,自从知道辰鬼回了仙阁,阿泰就开始把仙阁俱乐部门口当家,有事没事就往那凑,辰鬼只能不停拦住想要出去揍人的寒夜,“算了,他愿意在哪呆着就在哪呆着吧,我不出去就是了。”“北辰,你怎么这么怂,做错事的人是你吗?怎么他就能腆着脸你却要躲着呢。”寒夜撸着袖子,在听完悍匪说的事之后,他真的很想把门外的胖子闷了,他当儿子宠的被人这么欺负了,能忍?“寒夜,他没错。”辰鬼苦笑了一声,“错的是这段感情,我们都太累了为了维持这段关系。”寒夜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拍拍他的肩,看着辰鬼关上房间的门。糙了二十几年的寒夜第一次觉得有点心疼,自从辰鬼回来后,除了吃饭打游戏,就把自己关在屋里睡觉,不会哭,不会笑,就连小羽说那个胖子又来的时候,他也没有波动了,懒洋洋地仿佛一切都跟他没关系了。

转眼就是春季赛了,就算知道那个人会来,辰鬼也想到场为自己的兄弟加油,缺席了你们的成长真的愧疚,就让我坐在下面为你们摇旗呐喊吧,仙阁。

“仙阁今天的打法很凶呢,似乎跟往常有点不同。”瓶子很兴奋地解说着今天的比赛,“哎,导播切到观众席上了,这位观众很眼熟呢,是辰鬼!啊,是辰鬼啊!”

旁边的琪琪赶紧拉住差点从解说席上跳出去的人,示意他还在直播比赛。

“团灭!”

“仙阁连拔两座高地塔,他们没有小兵了!”

“无痕的老夫子抗塔打水晶。”

“让我们恭喜AS仙阁!”

仙阁以2:0的成绩顺利挺进了季后赛,看着台上笑的张狂的五个人,辰鬼也红了眼眶,你们终于做到了。

“先让我们恭喜仙阁获得了胜利,我们看到这场仙阁的打法有了明显的变化,很刚,无痕这是你们的战术吗?”“是啊,我们的秘密武器回来了。”无痕微笑着面对镜头,从前都是那个人来,不知不觉自己也能从容面对了。

“秘密武器?我们刚才看到观众席上好像坐着…”

“是的,辰鬼他回来了。”李九没想到无痕这么大方承认了,不禁有些哽咽,瓶子一直播完就从解说席跳到观众席上是有原因的,自己看到大屏幕上那张温润如初的笑脸也差点就冲过去了。
“那就让我们再次恭喜仙阁了!”

结束采访,李九回到休息室就看到被团团围住的辰鬼,瓶子更是差点就要扒在他身上了。

“回来了?”

“嗯。”

看着那人笑着点头的模样,李九开怀一笑熊抱着拥了上去。

此时阿泰也在后台,心心念念的人就在眼前,可他却不敢再上前了,曾经的他肯定是要拍掉那些揽着他鬼哥的人的,现在能痴痴地看着,已是莫大的满足。

鬼哥,你瘦了,这些天是不是没有好好吃饭,可是你终于又笑了,真好。

见你。(甜)

起名困难户...很绝望
幼儿园文笔,慎入,轻喷。
看了辰鬼很久之前阿泰送飞机火箭的录播,被甜到掉牙,虐文都更不下去了😂😂😂
看到辰鬼上次车展的视频就胡乱编了一下,完全私设,勿上升真人。




正文





辰鬼没有推脱掉俱乐部安排的商演,还是去了,那天阳光正好,他穿着深蓝色的西装,没有故意耍帅,只是撩了一下过长的刘海,红毯旁的尖叫声已经快把他淹没了,无奈地笑笑任由工作人员揽着护送了出去。

零度已经坐在车里了,很久不见的老朋友,嘴角上扬了几分朝着车里的零度走过去,“北辰,你靠近点,扣子没弄好。”零度朝着他招手,辰鬼没多想顺从地让那人给自己理了理衣服,自然地把手靠在了车门上,阳光刺眼地眯上了眼,心想台下的尖叫声怎么好像有点不对。

“啊啊啊,辰鬼好撩,怎么办他和零度好有cp感。”
“是啊,老铁我们压原谅绿吧,这波阿泰发色没跑了。哈哈哈哈哈哈…”......

阿泰挤在人堆里听着粉丝激动的尖叫声,看着台上那个人毫无顾忌和别人的互动,脸色越来越青。

“哎,那个人怎么还戴帽子啊,怎么感觉….有点像阿泰…..”“不会吧,阿泰现在肯定在训练啊…”“哎呀哎呀,快看,零度摸辰鬼衣服了!”台上的两人越来越放肆,已经没人注意到神似阿泰的身影了,阿泰赶紧按了按帽子从人群中挤出去,轻车熟路地摸到了后台。

“泰神?你怎么在这?”大表哥惊讶地下巴要掉了,“你不打比赛的吗?”“哼,我特地请了半天假来看那个家伙,结果没想到人家过得这么滋润。”阿泰哼了一声,一副大爷很生气谁都不要理我的样子坐在沙发上。

得,不用想也知道这祖宗怎么了,辰鬼你自求多福,呵呵,我就先撤了。“泰神啊,辰鬼等会活动结束就回来了,你就在这等他啊,我还有点事,先走了啊,哈哈。”说完逃也似地溜出了休息室,刚到门口,就看见和零度一副哥两好露肩搭背慢悠悠晃进来的辰鬼,大表哥怜悯地看着被零度搭着的那支胳膊,想着现在把零度拉走装作没事发生的可能性有多大。

“泰神!你怎么在这。”哦,来不及了,再见。你去哪?辰鬼讶异地看着大表哥飞也似地身影,没想到更令人惊讶的事情发生了,看见沙发上那个胖子的身影时,辰鬼惊掉了下巴。零度的惊呼并没有得到回应,主人公正紧盯着辰鬼的一只胳膊,零度打了一个冷颤,悻悻地松开了手,气氛一度很尴尬。辰鬼咳了一声让自己冷静下来,把那个缩在沙发上不断发射死亡视线的胖子拎下来,“告诉我,你为什么不在俱乐部训练。”看着他鬼哥突然冷峻的脸色,阿泰委屈地撇了嘴,扭过头不想理他。什么嘛,那么久没见了,你看到我都不感动,还跟别人拉拉扯扯,还凶我,越想越委屈,一把推开了拉着自己的那个人,站在角落里一言不发。

怎么,辰鬼和阿泰关系这么好的吗?这……怎么好的不太对劲。泰神你怎么又瞪我,兄弟,我们之间发生了什么吗...还有,辰鬼,虽然我也能理解你见到泰神惊讶的心情,可是前一秒还跟我勾肩搭背的,怎么现在就当我不存在了呢,你脸上的红晕应该是……热的吧。今天,是有点热,哈哈。“那个,我还要跟主持人对一下台本,先走了,呵呵,有空聚啊。”看着阿泰那张要吃人的脸,零度赶紧溜了溜了。

门刚被关上,阿泰就赌气地哼了一声,辰鬼 无奈地扶额,缓和了语气“到底怎么了?”阿泰见状,一个熊抱就迎了上去,好像刚刚一直散发死亡光波的那个人不是他,他还是那个软萌的泰可爱,“我想你了嘛,你一直这么忙,都不见我 。”“老铁,你不讲道理的,你们都半决赛了,是谁一直忙没时间啊。”辰鬼彻底对这个小祖宗倒打一耙的本领心服口服,顺了顺毛,满足地想手感真是越来越好了。“不管,我来看你了,你还跟那个零度卿卿我我,是不是以为我在训练你就可以胡作非为了,你这个Len真是过分。”阿泰把头埋在辰鬼的肩上,盘算着刚才是不是这支肩膀被揽的,咬一口教训教训这个人怎么样。刚要下口,下巴已经被捏住了,“不对,你教练怎么可能同意你请假。”

被盯着的阿泰难得地心虚了。“放松嘛,老铁,要懂得劳逸结合了,教练怎么可能不答应。”辰鬼满脸写着相信你就有鬼了,算了,训练的这段时间的确让他够累了,胡茬都长出来了,人也瘦了,心疼地摸了摸阿泰快要消失不见的双下巴,紧了紧怀抱,“走,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

阿泰松了口气,任由那人揽着自己 从后门溜出去。“我们社团以前经常来这聚会的,一帮人疯了一样的在沙滩上闹。”辰鬼看着眼前的沙滩开始向阿泰讲述大学里的趣事,大学学生时代总是人们最珍惜的回忆。阿泰静静地听着,其实他知道,微博上的照片他都看过,他翻烂了所有关于辰鬼的消息,他也知道辰鬼在大学里曾经有个感情很好的女朋友,她还在你的回忆里吗?“以前我还跟女朋友来过这呢。”阿泰眼神暗了下去,“哎,年少不懂事啊,我可不像某人还纹身,切,多痴情。”不自觉里,辰鬼一提到感情只能想到阿泰了,完全没想到自己已经回忆不起和那个女生的种种。见鬼哥丝毫没有放在心上阿泰暗爽,谁还没个过去吗不是。“鬼哥,这就是年少不懂事嘛,要不我去纹你的名字好不好?”阿泰提起这个双眼都亮了,辰鬼赶紧制止,“别,老铁,我错了。”多嘴提这个干嘛,想起上次自己赶到纹身店把阿泰拉出来的场景,讲道理,头很疼,赶忙岔开了话题。

阳光好亮,那个人整个被照耀着发光,轮廓是梦幻的金色,白色的衬衫开了第一个纽扣,锁骨适时地露着,阿泰抬起头就看到了这幅画面,那个人还在讲嘴巴一闭一合,讲到动情处会温柔地笑出来,有点好看的过分。气氛到了,辰鬼适时低下了头,眼睛里盛满了眼前的人,双唇自然相依,不带一点情色,两个人就这么静静地吻着。

“先让我接个电话?”辰鬼看着阿泰,足足响了十分钟的手机实在是没法忽视了。哪个混蛋现在打电话给鬼哥,被我知道了,我要去摩擦死你。阿泰最终还是不舍地偏离了辰鬼的双唇,看着那个人拿出了手机。“你们教练找我干嘛?”辰鬼不解地看着阿泰,他似乎看到阿泰紧张的抖了两下。
“喂。”

“辰鬼啊,阿泰是不是在你那里啊。”听到那头传来的声音,辰鬼一把抓住了想要溜走的阿泰。

“阿泰?他不是应该在训练吗?怎么会在我这里。”听到这里,辰鬼了然,这个小骗子。

“哦,这样啊,阿泰说感冒了要出去买药,怎么这个药买的时间还真长啊,呵呵,手机都关机了。”

“啊,哈哈,可能是堵车了?咳咳,手机没电了吧,他很快就回去了吧。”

“听到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

“哪里,我就是瞎猜的,但肯定会很快就回去的。”辰鬼实在编不下去了,心虚地随便找了个借口就挂了电话。那一头的贝克曼教练朝一旁的XQ众人点头失意,妥了。

“鬼哥,我错了。”阿泰见已经露馅,只好乖乖地坦白。“”我只想知道这段时间你还好不好。”原来,他都知道了吗?这段时间的事情。辰鬼有些心疼,明明准备比赛已经很累了,傻子。

“阿泰,我希望你能好好训练,我已经是个成年男人了,这些事情我自己当然有把握,你别担心。好好准备决赛,你说过要带着仙阁的份拿到冠军的。”辰鬼并不打算粉饰太平,他有自己的承担也不打算隐瞒。既然你不说,那我就直接告诉你。

阿泰点头,其实他明白,可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想见这个人,其实鬼哥,没那么复杂,我只是相思了,怎么会觉得你处理不了。

“所以,陈顺吉,你的感冒好了吗?”

“嗯,好了。”

请求你回来(5)

照旧幼儿园文笔,求轻喷。
我觉得左斌这个名字真的很苏哎,左斌左斌左斌.....
陈顺吉陈顺吉陈顺吉........还是算了😂😂😂

正文

“没有。”
“我没见过他。”
“他已经很久没联系我们了。”

阿泰已经一个月没有去俱乐部了,他动用了所有的人脉找寻辰鬼的踪迹,语气越来越卑微,结果越来越绝望。

辰鬼像从没出现过一样,消失地彻底,那个家里他的气味越来越淡,阿泰每天都会把他还未带走的东西摆的整整齐齐却任灰尘堆积也不肯擦去半分。他害怕,擦的干净了,那个人最后一点痕迹也消散了,手机里周杰伦的歌已经循环了无数遍,曾经还嘲笑过那个人就喜欢听软绵绵的情歌,现在却只能通过这个来试图感受那个人的喜好, 一定是音乐太感伤了,我怎么会哭,阿泰捂住了脸,左斌,我真的好想你。

阿泰还是忍不住敲了悍匪家的门,不久前还意气风发的少年已经长满了胡渣,小心翼翼地问他是不是知道辰鬼在哪里。

他没联系过我。悍匪没有骗他,他是真的不知道。阿泰垂了眼眸,含糊地道了声打扰了。悍匪站在门口,看着阿泰转身,他走的很慢,背影被夕阳拉成了长长的一道,像无家可归的孩子,看的人心酸。

悍匪还是打给了辰鬼,不止阿泰,他也很想那个人,他明白阿泰的手足无措,像极了当年的自己。最起码,让我知道你过得好不好,如果可以,我也想照顾你。

这一个月,辰鬼很不好过,骨子里的骄傲让他决绝地抽离了阿泰的生活,可是只有自己知道当夜深人静的时候,他有多想念那个人的温度,那个人抱着自己时候戳在脸上的小胡茬,那个人缠上自己时疯狂的吻,那个人在做爱时使坏后软糯的撒娇,思念像毒药在大脑里肆意侵蚀。辰鬼叹了口气,拿起手机划入了熟悉的界面,看到阿泰朋友圈里姐姐结婚的消息,那日发生的事情全部涌入了脑海,一盆冷水浇了个彻底,退出,删除联系人,完成一系列动作,把手机扔到一边,盖上被子。左斌,你可真够贱的。

昨晚的窗帘没拉好,早晨的阳光刺眼到能让辰鬼在十二点起床了。看到手机上二十几个未接电话,辰鬼犹豫了几秒还是回拨了过去。那边似乎在等他的来电一样,几乎同时就通了。“喂,北辰,让我见见你吧。”“好。”悍匪没想到辰鬼居然就住在俱乐部对面的酒店里,他们原来一直都靠的这么近,那那天阿泰来......

“老铁,你找我就为了来演木头人的吗”辰鬼打趣地看着悍匪,“这些天你就住在这吗?” “对啊,我没地方去啊,老铁。”语气轻松地差点让悍匪误以为他在撒娇,如果忽略眼底下的青黑。

“这些天你过得怎么样?”悍匪犹豫着还是问出了口。似乎没想到他会这么直接,对面的人怔了一下,“挺好的啊,都不用自己打扫房间,饭菜都会有人送上来,哇,神仙日子啊~哈哈”阳光下的少年白的耀眼,笑的惊艳,悍匪看着他故作轻松地表演,心疼地想把他揉进自己的怀里。

你不用笑的,北辰。你除了在面对那个人,一定要永远都有一幅铠甲吗,红着眼咬着牙也要笑着面对全世界吗。

请求你回来(4)

昨天看着xq赢了比赛太激动了哇,泰神,傻七,四皇子,放纵,随风,牛批!!!给你们打国际加长途电话😂😂😂期待你们23号捧着冠军杯的场景。
因为月半泰昨晚的表现太棒啦,不想太虐他了,所以在文里他认清自己的错误啦,要去追回小辰鬼啦,这样四舍五入应该算甜了吧😌😌😌
♥照样是幼儿园文笔,慎入啊老铁们。

正文


辰鬼看着阿泰呆愣在那里,冷哼了一声,拖着拉杆箱便径直地走了出去。等阿泰反应过来,只能看见那个清瘦决绝的背影,他不敢追上去,对于辰鬼刚才的问题,他的确没有办法给出答案,他害怕他追出去后面对辰鬼的迟疑,会让辰鬼对这段感情彻底绝望。手机也在这时适时地响起来,那头传来爸妈兴奋地声音,可不是吗,他们的儿子终于不再是别人口中的变态了,他们恨不得现在就从机场那头飞过来。

阿泰也不想再粉饰太平,母亲的身体状况其实没有那么严重,这点阿泰一直都知道,但是他不愿意把这一切都推到为了辰鬼身上,曾经自己父母对那个人的责难,超过了他的承受能力,这次姐姐的婚礼,如果让爸妈知道辰鬼的存在,后果是几乎能预见的。他再也不想看到那个人因为自己而受到这么大的侮辱,他是自己心尖上的人,又怎么舍得他被别人戳着脊梁骨辱骂。


于是他自以为是地开始保护起辰鬼,在爸妈给自己下了最后通牒后,他找到了若心,俱乐部的负责人,作为交换条件,阿泰必须为俱乐部拉到可观的赞助金额,泰神终于还是改掉了曾经的不可一世,整日陪着那群人出没在各大夜场。

可是,鬼哥,我好像还是伤害了你,比那些人加倍地伤害了你。

是我的自以为是和懦弱赶走你了吗?

真的对不起。

“喂,妈。”

“我先接你们去酒店住一段时间好吗?你们现在见不到
他,我爱人离家出走了。”

“是我做错了,得先把他找回来啊。”阿泰捏紧了手机,“你们儿子有点怂,哈哈哈。”听着那头父母让他好好安慰女朋友的话语,只能苦涩地笑了,为什么你们不能给他同样的温柔呢。

“对不起啊,”阿泰挂完电话,回头充满歉意地看着若心。

“OK,没什么,反正我也得到想要的了,不过,泰神啊,为什么你和辰鬼的事情要把他排除在外呢,在现实里的泰神有点怂啊。”若心走向卧室,收回自己留在这里的痕迹,这一场闹剧也该结束了,在充满男性气息的房间里,自己的粉红色还真是碍眼。


走之前,她在客厅里留下一张kpl春季赛的门票。阿泰注意到是仙阁和ytg的比赛,辰鬼大概是会去的吧,他那么珍惜那帮兄弟,当年还是因为自己...唉,阿泰脑子里不停浮现出辰鬼讽刺自己爱廉价时的绝望,痛苦地发出一声低吼,发了狠地抓着自己的头发,“我是个混蛋啊…”

辰鬼,我今生是有多幸运才会遇见你,怎么能就这么放开,如果是以前的自以为是和懦弱把我的幸运亲手逼走,那我也会再次请求你回来,不管付出什么代价。

------------------------------------###







拖着箱子的辰鬼在外面游荡了好久,偌大的城市里车水马龙,离开了阿泰,自己连个容身之地都没有了。怔了好久,拦下了一辆出租车,向司机报出了一个熟悉的地址, “到了。”在司机的提醒下,辰鬼摇下车窗,看着眼前熟悉的别墅,曾经并肩战斗的往事历历在目,到底还是泛红了眼眶,直到在司机咳了好几声,这才恋恋不舍地转了目光,“走吧,去最近的酒店。”